从被抵制到全民“真香”,《赘婿》的破圈之路-KK领域

从被抵制到全民“真香”,《赘婿》的破圈之路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作者:张远,编辑:美圻,36氪经授权发布。

在《唐人街探案3》《你好,李焕英》两部影片的角逐带动之下,今年春节档创下了票房记录。与此同时,三大视频平台也在春节期间展开了对垒,年度大戏先后上线,爱奇艺的《赘婿》、优酷的《山河令》和腾讯视频的《锦心似玉》、接连开播,轮番登顶猫眼、灯塔、骨朵等专业数据平台。

如果说《锦心似玉》的基本盘来自于热情高涨的粉丝及原著读者,《山河令》是耽改剧拥趸们的狂欢,两者都算是圈层爆款,那么《赘婿》不仅是爱奇艺史上热度最快破万的剧集,更是一部打通了多个圈层,引发全网热议的爆款。

每到更新日,《赘婿》必然会喜提多个热搜。尤其是昨天,因为一下子连更8集,《赘婿》硬是在微博之夜的“热搜包场”中突出重围。

《赘婿》破圈

喜剧风格功不可没

《赘婿》之所以成为春节后第一部破圈“爆款”,与其“轻喜剧”的定位密不可分。从历年春节档票房排名来看,合家欢的喜剧片是绝对的卖座主力。选择在春节期间开播的《赘婿》,当然深谙这一收视密码。

在喜剧风格的巧妙包装下,男频改编剧往往受诟病的男主无敌“金手指”,配角工具人等问题,都在笑声中被观众忽略而过。不仅如此,喜剧的感染力超越性别,无论男女对于《赘婿》中包袱连篇的桥段都毫无抵抗力,这也让开播之前因原著作者性别言论引发的风波,不知不觉间消弭于无形。

更重要的是,《赘婿》中的“包袱”巧妙利用了穿越剧“今为古用”的错位感,让男德班、拼团、做空等现代元素融入剧情之中,在让观众体验在古人面前“降维打击”爽感的同时,又让剧情中处处都是梗。

近两年来的一些现象级热播剧和综艺,都胜在对于社会议题的关注,难得的是《赘婿》作为一部古装剧,也突破性地对女性地位、婚姻、创业等现代议题进行了演绎和探讨,超越了一般的架空爽剧,和观众生活产生了沟通感。这也是它得以受到各群体年轻人喜爱的原因。

当然,《赘婿》之所以敢于如此“魔改”,将原著“满是灰色黑暗的正剧”改为一部喜剧,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书粉”和“剧粉”并不是同一群人。

抛开原著大胆“魔改”,《赘婿》实现“男女通吃”

谈到近两年爆火的“赘婿文”,媒体往往会提到读者中有四分之三都是男性。《赘婿》之所以被奉为赘婿文的鼻祖,正是因为它用10年时间让男主完成了“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成长升级,而不只是“打脸”和一路开后宫。追“赘婿文”的读者不仅仅是在中年危机之下寻求发泄,也在其中寄托了家国天下的匡世情怀。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近些年来女性才是追剧的主力军,男性所追求的英雄梦想在游戏中能得到更好地释放,在影视剧中就需要大场面、强特效、高投入的支持,还会失去女性观众。正是由于男频网文的改编难度及受众分裂,导致近年来影视改编纷纷扑街。

《赘婿》的编剧却将“书粉”“剧粉”的“井水不犯河水”转化为一种优势,不用像很多女频改编一样顾忌的“书粉”“剧粉”之争(少数原著粉对改编表达了不满——“无论是故事还是主演,格局都被降维了,儿女情长反而成了内在驱动力”,却都不足以掀起什么风浪),可以放心汲取原著中爽剧的内核,注入男女主一边搞事业一边撒糖的现代元素,连很多一开始不以为然的原著粉追看之后也纷纷“真香”。

第三方数据显示,《赘婿》观众中男女平分秋色,一方面证明了剧中让女性观众倍感舒适的改编并没有冒犯男性观众,也说明这种“解构一切”的态度和轻松减压的甜宠剧情,相比于沉重的家国叙事,更能俘获年轻的男性观众。

大幅度的改编,也在剧集与原著作者争议言论之间建起了一道“防火墙”,前期部分女性观从的抵制和“一星运动”并没有影响这部剧的口碑和路人缘。

编剧如何经受住“前后分裂”的考验?

然而,编剧毕竟不能彻底挣脱原著的框架,只围绕江宁城商战的勾心斗角和儿女情长,宁毅还是要走出江宁城,在国破家亡的历史风暴面前展现为民生立命的抱负和视天下如棋盘的谋略,故事主线从前期的夫妻二人回归绝对男主,新的人物、故事线需要靠男主一人维系,朝堂纷争和战争背景也让故事走向变得灰暗。

可以说,从走出江宁之后,《赘婿》面临前后分裂的危险,当苏檀儿除了“回忆杀”外连续6集无戏份,当轻松搞笑的商战智斗变成了军营中的较量,前期被甜宠剧情和喜剧风格吸引过来的观众能否适应?这对于编辑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考验。从18集以后一路走高的收视数据和观众反馈来看,《赘婿》成功地经受住了考验,且借此实现了自我突破。

原著中随着男主一路晋级,感情线也随之迁移,被作者“配了一个又一个老婆”,剧集如果这么演无异于主动“踩雷”,编剧快刀斩乱麻地处理掉了宁毅的其他感情线,哪怕在苏檀儿没有出现的许多集中,宁毅虽然人在军中回家找娘子的心却一刻不曾放下,二人的感情线从明线转为暗线,但依然牢牢地抓住观众的心,令他们格外盼望夫妻重聚的时刻。编剧精准地控制着观众的情绪,当历尽千辛的“一口酥”夫妇终于团聚,观众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和抚慰,《赘婿》的热度也再次攀上了高峰。

即使从商战转移到了军事和权谋部分,编剧的戏谑笔墨依然没有收敛,塑造了一个有一个“即狠又萌”的喜剧角色,还安排吉吉国王作为搞笑担当的一条副线,更重要的是,被导演设定为“七分喜感三分狠”的宁毅保证了这部剧的喜剧色彩不掉线,没有滑向严肃深沉的正剧风格,搞笑与权谋相辅相成,继承并发扬了《庆余年》的优点。

随着《赘婿》第一季接近尾声,宁毅顺利完成了从家族、江湖到朝堂的成长过渡,一幅更为宏大的画卷正在徐徐展开,为下一季做好了铺垫。

其实,男频、女频的划分,本来就是固化性别标签,制造对立的温床,网文的性别划分不仅不应该延续到影视改编中,还应该尽量淡化。

近两年来女频改编的大女主剧的“熄火”,正是因为过度强调“女性第一视角”,却逐渐觉醒的女性观众发现不过是“男性凝视”,而套路化的剧情和苦情范儿,已经容纳不下更贴近当下的社会议题,无法吸引更多元的受众,结果就是路越走越窄。

大女主剧的式微并不意味着“大男主剧”的崛起,《赘婿》虽然改编自标准的男频爽文,自始至终却一直都在弱化“大男主剧”的色彩,前期通过夫妻联手搞事业突出了女性的独立自主,独当一面,后期则将男主一个人的抱负,演绎为每个人都深有同感的“救世济民”情怀,不论男性女性观众都会有很强的代入感。

结语

前有《庆余年》后有《赘婿》,都正在打破“男频必扑”定律,这与大女主剧退潮都意味着影视剧改编正在走出网文划定的藩篱。毕竟,就像《赘婿》是10年前就开始连载,“赘婿文”在此之后已经有了多次演化,如今成为大热IP的网文可能早就不符合当下观众的口味,编剧们正在找到借原著之壳进行现代演绎的正确节奏。

写真类收费全部为最低价,不超过一元钱,感谢您的支持!本站提供的资源,都来自网络,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所有内容及软件的文章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若有侵权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 E-mail:komedhw@foxmail.com
KK领域 » 从被抵制到全民“真香”,《赘婿》的破圈之路